2015年2月17日 星期二

葉宜津在民視台灣廣場:農業發展的新出路-有機農業

video

台南市雖然升格為直轄市,但是農業仍然佔了相當大的產業比例,農林漁牧的產值還是六都第一,所以要如何持續台南農業的發展,是一個很重要的問題。 2004年我接受美國國務院的邀請,去美國參訪一個月,特別去看美國的有機農業。美國的有機農場,從農場的品種安排、播種、休耕、輪種都有合理的安排,整個生產管理系統健全。現在台灣的農業人口一人一年流失,農業人口不足,所以像這樣的生產管理我們就要去學習,去建立制度來輔導農民。 其實除了有機農產品,合理用藥的在地local新鮮農產品,一樣受到喜愛,但是重點在安全合理的用藥。怎麼樣確保消費者買到安全用藥或真正有機的農產品呢?人民已經對中央政府的CAS、GMP連續出包失去信心。我認為地方政府可以由自己轄內的在地的合理用藥安全的在地農產品認證做起,由地方政府把關重建消費者信心。有地方政府的介入,才可以確保有機農產品給消費者的信心。現在市場上食安食品的認證標章千百種,不過出狀況時,政府都推給民間,說那個是民間自行認證的,結果消費者對食品安全完全沒信心。所以,我才建議由地方政府去建立有機認證制度與查核,我對台南的農產品非常有信心,只要確保安全,一定可以受到廣大消費者的喜愛,我相信台南的農民做得到。 除了提高農產品的價值,另外一方面,農業也可以走向休閒觀光的產業,提高農民的副業收入。台南以市區為中心,大部分的遊客是來看台南的古蹟和吃台南的小吃,不過,如果建立便捷的公共運輸,遊客自然而然也會走出市區,享受台南農村的風土民情與田園風光。所以,地方政府也要開始輔導農漁民,不但要提升硬體的交通建設,也要提升觀光旅遊的深度與服務品質,將田園、漁塭的環境整理清潔,改變民眾對鄉村區的印象,我們要給遊客的是一個舒適、清潔的環境,讓每一位來台南體驗田園風光的遊客,帶著感動的心情回去。我是台南市立法委員葉宜津,希望大家能更加了解農業,希望有更多的年輕人、農業技術人才來我們台南投入農業,我們一起努力讓台南的農業升級發展。

2015年2月14日 星期六

林錦輝律師法律專欄-羈押與交保

林錦輝律師的新作品來囉,
原來的文章在本週二,就要將新的法律專欄刊登,
原因是林律師非常優秀,
那一篇文章,已經先行刊登在法律專業期刊.
只好另寫一篇新的,所以就延遲了幾天,
這一期的「羈押與交保」專題,
很有時事感,
請鄉民參考看看

林錦輝律師法律專欄-羈押與交保

法官裁定魏應充維持原3億元交保(104年2月11日民視新聞網)(http://news.ftv.com.tw/NewsContent.aspx?ntype=class&sno=2015210C77M1
頂新黑心油案,前董事長魏應充上週獲裁定3億元交保,檢方不服,抗告成功,台中高分院發回重新裁定,昨天上午彰化地院先進行原定審理庭,下午4點20分再開延押庭,晚間6點延押庭結束,法官經過兩個小時的評議,裁定魏應充依舊是3億元交保,理由是他涉嫌的只是5年以下本刑的詐欺罪。
我國刑事訴訟法將一般羈押的實質要件定為:
1、犯罪嫌疑重大;
2、事由:
(1)逃亡或有事實足認為有逃亡的可能;
(2)有事實足認為有湮滅、偽造、變造證據或勾串共犯或證人的可能;
(3)本刑最輕5年以上的罪;3、必要性:非予羈押,顯難進行追訴、審判或執行。而如果缺少第3個必要性要件時,得逕命具保、責付或限制住居。
所謂「犯罪嫌疑重大」,是指有具體事由令法院相信「很有可能如此」。至於逃亡,法院通常會判斷被告於臺灣以外地方是否有置產、家人住在國外、往後執行刑之輕重等因素;此事由亦與必要性呼應。而有無勾串共犯或證人的可能,通常會互相看被告及證人等的供述是否兜得攏、有沒有其他共犯或證人未到案來做判斷。
從這樣的要件來看,如果魏應充符合犯嫌重大+事由+必要性,那羈押就是標準的SOP;如果只有犯嫌重大+事由,而無必要性,例如證明不會逃亡、會配合追審執,就可以命具保。但實際上,魏之政商關係良好,海外有公司,就算不是政治人物,就算不是農漁牧業出口商,就算沒有在機場遭拘捕,要說完全沒有逃亡之可能,實在不容易使社會大眾信服。

2015年2月9日 星期一

中山高新營服務區便道 17日重新開放

在etag實施前,新營服務區有條便道方便在地居民進出,但是這條便道在etag實施後就封閉了,經過我和美惠議員的爭取,2月17日農曆春節前將重新開放。而且服務區的排水問題,高公局也允諾會設法處理改善。這真的是新的一年送給民眾的春節大禮!
http://m.ltn.com.tw/news/local/paper/853544
〔記者楊金城/新營報導〕中山高新營服務區南下、北上兩側的聯外便道,將重新開放通行,後壁、新營、鹽水等地民眾不用再繞遠路上高速公路,立委葉宜津昨天說,新營服務區的聯外道路將趕在農曆春節前二月十七日恢復通車。
新營服務區南、北向聯外便道,是後壁、新營、鹽水等地民眾上下高速公路的捷徑,卅多年來,高公局對服務區便道出入口時而開放、時而封閉,次數已數不清。
eTag實施後,為了國道計程收費的公平性,中山高新營服務區對外便道在一○二年十二月卅日封閉,只留小通道,讓在服務區上班的民眾騎機車進出,地方反對無效,經立委葉宜津和市議員賴美惠爭取,高公局同意恢復便道通行。
六月底前完成eTag感應門架
葉宜津說,市府配合辦理聯外道路整建、標誌設立,和後續維護管理,服務區排水問題也要由高公局解決,避免造成鄰近的後壁竹新里淹水。
便道恢復開放通行,為維護計程收費公平性,高公局要求遠通公司在今年六月卅日前完成eTag感應門架。

2015年2月4日 星期三

林錦輝律師法律專欄-未付錢不行翻報紙?

上次辦「阿季給你問」線上有問必答活動時,有一位年輕有為的林錦輝律師,到現場同步進行法律服務,有鄉民朋友留言,是不是可以常態性的辦理,林律師很慷慨的應允,而且還要推動法律教育,讓鄉民朋友可以學習日常生活中的法律常識,不僅可以保障自己的權利,也可以有一個法律諮詢的窗口,因為林律師將會回復專欄裡的留言哦,我非常感謝林律師。

林錦輝律師法律專欄
未付錢不行翻報紙?被超商店長指偷竊 男怒告妨害名譽(104年1月28日ETtoday東森新聞雲http://www.ettoday.net/news/20150128/460069.htm
台中一名黃先生到便利超商把報紙拿到座位區看,被該店店長說看就要付錢,並表示要告偷竊。男子氣呼呼地說翻一下報紙就被威脅要告偷竊,未免太誇張。對此,超商表示,民眾可以到店內檢視報紙,再決定要不要買;而店長之所以會這樣,是認為黃先生常常到店內翻,最後並沒有提出告訴。
我國規定:按刑法第320條第1項竊盜罪之規定:「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有,而竊取他人之動產者,為竊盜罪,處5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5百元以下罰金。」為我國關於竊取動產之規定。所謂竊取,依我國實務見解,係指乘人不知時,「破壞」原持有人對於財物之持有支配關係而「建立」新的持有支配關係;故倘行為人沒有破壞原持有支配關係並建立新的持有支配關係,即非竊取。
本案解析:新聞中的黃先生將超商的報紙拿到店內的座位區看,報紙實際上仍在超商店員之持有支配下(店員於黃先生看完報紙後仍可將報紙任意處置、換架位等),黃先生也沒有將報紙隱藏或攜帶出去,也就是沒有建立新的持有支配關係,那就不是竊取。反之,如果黃先生先將報紙藏於懷中或自己包包內,未結帳就攜帶出去,就是破壞原持有關係並建立新持有關係,而屬於竊盜罪。值得再深入的是,倘黃先生邊看邊吃而將報紙汙損了,導致報紙賣不出去,這就有可能會構成刑法第354條之毀損罪。
建議:其實本案應該比較偏向道德責任,畢竟多數人可能比較願意花錢買一份整齊的報紙,而不是一份被翻得不整齊的報紙。所以筆者建議,超商可以在店內座位區或飲食區放置1份或數份當日報紙,供用餐的客人邊吃邊看,而書報架的報紙則供來往的客人購買,或許是較兩全其美的作法。

台灣廣場:母語文化教學 認同自身族群的第一步!

video
各位觀眾朋友大家好,我是台南市立法委員葉宜津。捷克一位著名的作曲者德弗札克在1880年,為詩人Adolf Heyduk作品,選出一篇叫作〈母親教我的歌〉,為它寫譜變成一條歌,因為不僅是曲調優美、而且歌詞溫暖動人,所以不僅當時的人喜歡聽喜歡唱,一直到今日,仍然是一首許多人喜愛的歌曲。今天因為節目時間的關係,沒辦法播放這首歌曲讓大家欣賞,所以只能把歌詞唸給各位觀眾朋友聽,它原本是德文:
Als die alte Mutter mich noch lehrte singen,
tränen in den Wimpern gar so oft ihr hingen.
Jetzt, wo ich die Kleinen selber üb im Sange,
rieselt's in den Bart oft,
rieselt's oft von der braunen Wange.
我把它翻成台語,意思是「母親教我唱歌的時候,不知道是什原因,她不時的眼眶紅紅。現在,換我教我的孩子唱歌的時候,我的眼淚也常常不小心的滴下來。」。是不是非常優美動人呢?歌詞當中的人,是為什麼流眼淚呢?到底是思念故鄉,還是思念母親,已經無從得知,不過從這首歌可以看出,音樂與土地、人的感情是相牽連的,是緊緊相連的。
相同的道理,語言與土地、人情的連結,一樣的密切而且強大。我們的母親使用什麼語言,因為親情的關係,所以我們也都會跟著使用相同的語言,這是人之常情,所以才稱為母語。但是很可惜的是,以前國民黨的統治者,用高壓的方式禁止我們使用母語,懲罰使用母語溝通的人,所以過去很長一段時間,說母語的人反而被醜化成是不文明的、次等的國民。還好,目前土地認同的意識抬頭,大部分人認同這塊土地-台灣,與這塊土地緊緊連結的各種語言,重新得到應有的地位,受到人們的重視。各式的母語教學也在學校裡實施。不過,在這裡,我想要表達的是,語言只是一個載體,不能單純只教諺語、俚語或詩歌,一味的要求我們的孩子背誦、朗誦,事實上,這樣的教學方式,徒具形式,只是教學生如何通過母語測驗,而不是教學生會說母語。應該是要有一個例如「族群的歷史」的課程或課目,老師以各種母話講授各個族群的歷史,才能展現出母語的真正價值與土地認同,母語也才有實用的功能,並且得以傳承。各個學科運用不同的語言載體來上課、講授,例如以國語教中國歷史,用XYZ來教數學公式、用H2O的化學符號來教化學,各個學科以最合適的語言來教課,教學效果才會好。日積月累、自然而然的,學生就會說母語、而且知道自己族群的歷史,也認同這塊土地就是我們的家。
我是台南市立法委員葉宜津,希望可以和您一起打拼,用我們的母語,教我們的孩子,講述我們的歷史和文化有多麼的優美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