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4日 星期三

台灣廣場:母語文化教學 認同自身族群的第一步!

video
各位觀眾朋友大家好,我是台南市立法委員葉宜津。捷克一位著名的作曲者德弗札克在1880年,為詩人Adolf Heyduk作品,選出一篇叫作〈母親教我的歌〉,為它寫譜變成一條歌,因為不僅是曲調優美、而且歌詞溫暖動人,所以不僅當時的人喜歡聽喜歡唱,一直到今日,仍然是一首許多人喜愛的歌曲。今天因為節目時間的關係,沒辦法播放這首歌曲讓大家欣賞,所以只能把歌詞唸給各位觀眾朋友聽,它原本是德文:
Als die alte Mutter mich noch lehrte singen,
tränen in den Wimpern gar so oft ihr hingen.
Jetzt, wo ich die Kleinen selber üb im Sange,
rieselt's in den Bart oft,
rieselt's oft von der braunen Wange.
我把它翻成台語,意思是「母親教我唱歌的時候,不知道是什原因,她不時的眼眶紅紅。現在,換我教我的孩子唱歌的時候,我的眼淚也常常不小心的滴下來。」。是不是非常優美動人呢?歌詞當中的人,是為什麼流眼淚呢?到底是思念故鄉,還是思念母親,已經無從得知,不過從這首歌可以看出,音樂與土地、人的感情是相牽連的,是緊緊相連的。
相同的道理,語言與土地、人情的連結,一樣的密切而且強大。我們的母親使用什麼語言,因為親情的關係,所以我們也都會跟著使用相同的語言,這是人之常情,所以才稱為母語。但是很可惜的是,以前國民黨的統治者,用高壓的方式禁止我們使用母語,懲罰使用母語溝通的人,所以過去很長一段時間,說母語的人反而被醜化成是不文明的、次等的國民。還好,目前土地認同的意識抬頭,大部分人認同這塊土地-台灣,與這塊土地緊緊連結的各種語言,重新得到應有的地位,受到人們的重視。各式的母語教學也在學校裡實施。不過,在這裡,我想要表達的是,語言只是一個載體,不能單純只教諺語、俚語或詩歌,一味的要求我們的孩子背誦、朗誦,事實上,這樣的教學方式,徒具形式,只是教學生如何通過母語測驗,而不是教學生會說母語。應該是要有一個例如「族群的歷史」的課程或課目,老師以各種母話講授各個族群的歷史,才能展現出母語的真正價值與土地認同,母語也才有實用的功能,並且得以傳承。各個學科運用不同的語言載體來上課、講授,例如以國語教中國歷史,用XYZ來教數學公式、用H2O的化學符號來教化學,各個學科以最合適的語言來教課,教學效果才會好。日積月累、自然而然的,學生就會說母語、而且知道自己族群的歷史,也認同這塊土地就是我們的家。
我是台南市立法委員葉宜津,希望可以和您一起打拼,用我們的母語,教我們的孩子,講述我們的歷史和文化有多麼的優美迷人。